来自 财经 2020-01-13 17:51 的文章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在2020年亚洲金融论坛谈及美联

  2019年美联储开启新一轮扩表操作,虽然美联储多次强调本次扩表有别于量化宽松,但市场始终认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量化宽松。

  “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利率高和低的调节作为解决所有问题的抓手,需要看到更多有关收益、风险和其他潜在问题的风险在内的问题,”1月13日,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在2020年亚洲金融论坛谈及美联储量化宽松指出。

  她肯定了低利率在创造就业方面的益处。“我们一直希望拒绝‘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会伤到社会底层人民’这一观点”,耶伦表示:我们强烈感受到工作机会其实是最好的、最重要的收入分配方法,它能够帮助让那些愿意工作的人有足够的工作机会、挣到符合他们劳动能力的薪水,这也是一个健康稳健的财政货币政策所需要达到的目标。“

  但低利率确实挫伤到一些储户积极性,低利率暴露美国以及全球经济驱动因素的根本性问题。即银行储蓄本身就是已经非常薄弱环节,有些人把它称作分部门或分区域的停滞,这种停滞会让低利率进一步固化本已非常糟糕和令人难以应对的低利率和高失业率所带来的经济窘境。

  “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如果时机改善或条件变好,及时从量化宽松当中撤出来,把经济放到正轨上发展,而不是长期依靠量化宽松来维持经济的增长。” 她表示。 但她强调要从这个危机当中抽身,但不是迅速抽身。

  “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慢慢从技术当中收回我们原有的应急手段,而不需要长期依靠这支强心针维持整个经济的发展。我们已经准备好落地或降落,但这个过程要足够缓慢,以确保所有的资产都能够得到良好的分类和识别和利率更相适配的经济发展水平,以确保这个过渡的过程是顺畅的。”

  对于美联储会否考虑其他国家的负利率政策,耶伦明确表示,最近几次会上讨论负利率的时候,美联储仍然没有打算引入负利率。 “我觉得这是一个负面的工具,能产生的作用非常有限。“她明确指出。负利率可能会对银行系统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甚至会对金融市场产生非常奇怪的影响。日本央行、欧洲央行并不是对所有银行都实行负利率,而是通过分层制度保护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