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 2020-01-14 05:53 的文章

与预测中位数16万为低

  伊朗苏莱马尼将军被刺杀伊始,市场感到震撼,是因为上世纪七十年代产油国发动石油战争的记忆,当时汽油价格飙升,失业率高企,经济增长蹒跚,全球经济出现了滞胀局面。市场之后恢复平静,是意识到今天的世界经济与五十年前大不相同。

  阿拉伯产油国对於石油供应已经没有当年的垄断地位,美国甚至已经变成石油淨出口国,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与OPEC同床异梦,阿拉伯国家也早已没有当年的同仇敌忾之气势。

  同时世界经济结构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製造业所佔比重大降,服务业对能源的需求小很多,如今一个单位GDP产出所需能源消耗,不到当年的一半;而且可再生能源、页岩气能源产量均大幅上升。当然,能源需求的地理分布不均衡,美国今天可以完全不需要波斯湾驶出来的油轮,中国、日本、韩国却依然严重依赖。

  反观现在特朗普的支持率,金融时报与彼得森经济研究所最新的调查显示,51%的美国人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对经济有帮助。

  此项月度调查开始以来,首次过半数的受访者认同特朗普的经济施政,这对於身陷弹劾门的美国总统是一个利好。炽热的就业市场、回暖的房地产市场和屡创新高的股票市场,应该为特朗普加了分。

  作为行政首脑,特朗普握有庞大的资源来支持经济,目前的美国消费情绪可能处在肯尼迪任内以来最有自信的时期。争取连任的总统,在美国基本上都是因为经济不景气而输掉选战的,以目前的经济形势,除非特朗普犯下巨大的政治/地缘政治判断错误,笔者认为,特朗普成功连任的机会颇大,何况目前可见的几位总统候选人均有明显的缺陷,不为部分铁票所受落。

  美国12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了14.5万,与预测中位数16万为低,民间就业13.9万,与15.3万的预测相比也较低,时薪环比上涨0.1%与预期的0.3%同样为低。就业数字虽然低过预期,但是基本上在10万至15万的趋势区间,不能算差。工资上涨同比2.9%,就是近月以来的低点。

  总体来讲,製造业就业比较疲弱,服务业维持强劲。工资增幅减缓可能影响消费,但一个月的数字不宜过度解读。

  笔者认为,在就业和经济周期处在如此尾端的时候,这些数字已经算难能可贵,应该不会影响市场对经济前景的预期,也不会改变联储对经济的解读,继续坚持美联储今年全年不会动利率,就业市场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