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游戏 2020-01-13 17:53 的文章

有些决定是不得不做的

  卡洛斯-戈恩恐怕是当今全球最知名的商界传奇人物了,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前一把手,更主要的原因是2018年11月19日,戈恩因涉嫌少报收入等罪名在日本被逮捕,出来指责的居然是戈恩指定的日产CEO西川广人,让外界哗然。

  而2019年底发生了一件更哗然的事,戈恩居然在日本司法和警察系统严格监控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逃到了黎巴嫩,过程堪称是一部谍战大片。

  据日本共同社采访相关人士获悉,逃亡至黎巴嫩的日产汽车前董事长戈恩,2019年12月29日离开东京都港区的住所后,从品川站乘坐新干线前往大阪。他在上车前与2名男子汇合,东京地方检察厅正与警视厅联手调查详细行踪,并锁定“协助者”身份。

  据报道,据相关人士透露,戈恩的移动路径通过依次调阅排查设在各处的监控探头影像这一方式查明。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29日下午2点半左右,戈恩独自一人离开保释条件中指定的港区住所,前往港区某酒店与2名男子汇合。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在品川站确认到他们的身影。

  戈恩一众从品川站搭乘东海道新干线,在新大阪站下车。晚上7点半左右,他们离开新大阪站,乘坐出租车前往关西机场附近的酒店。2名男子于晚上10点左右走出酒店,但没有戈恩的身影。2人搬运两个大箱子,戈恩或藏身于其中之一。

  报道称,可能载有戈恩的私人喷气机于29日晚上11点10分从关西机场起飞,经由土耳其于次日30日进入黎巴嫩。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2020年1月6日报道称,国籍不同的约10至15人团队参与了逃亡计划。该团队曾20多次到访日本,至少预先查看了10座机场,最终选定安检薄弱的关西机场。

  戈恩躲在开有透气孔的大型音乐器材箱内,得以乘上飞机。据称,到土耳其为止的途中,曾隶属美陆军特种兵部队“绿色贝雷帽”的民间保安公司人士等2人与戈恩同行,协助其逃亡。

  值得一提的是,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大逃亡还没等拍成影视作品,就先被做成了游戏。

  近日,一款名为“戈恩不见了”(Ghone is gonn)的游戏开始出售。据称,该游戏以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逃离日本为原型。

  据日本富士电视台10日报道,该游戏将于22日正式发行,但已开放预购。该游戏主人公名为洛斯卡戈恩(Loscar Gon),是著名车企尼松(Nisson)的前董事长,但在某国遭到全天候监视。

  游戏开始时,该角色拥有相当于生命值的26亿美元现金,玩家需要操作该角色通过一系列狭窄通道,并投掷现金攻击路上出现的敌人,途中还可以藏身黑色箱子进行防御。

  游戏的最终目的地是“西关”(Sankai)机场,在这里角色将搭乘私人飞机前往“嫩黎巴”(Nonleva),但如果把所有现金用完,将会被抓进监狱里度过余生。

  发行方在游戏说明的最后表示,“本游戏纯属虚构,与现实中的任务、团体、国家和机构无关”。该游戏支持英语、日语、中文等29种语言,开发和发行方为“芥末寿司工作室”。

  这位在巴西出生的黎巴嫩裔法国人,以其多元文化背景及商业奇才,将几家世界级的汽车公司起死回生,如今为何落得如此境地?

  日产和雷诺的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要知道雷诺和日产是互相持有股份,但在联盟中两家的地位却不是那么平等,雷诺持有日产43%的股份,并拥有决策投票权。日产持有雷诺15%的股份,不具备决策投票权。

  雷诺那边想改变和日产的关系,但是操作手法引起了日产的反对,日产的诉求是摆脱雷诺的控制权,而雷诺却想实现和日产的合并。

  这就像是一个固执的法国人和偏执的日本人谈生意,两个人都坚持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谁都不愿、也不能做出让步,尤其是雷诺还有法国国企的背景下,日产更不愿意把自己几十年的成果拱手相让。

  2017年5月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台,他急于为振兴法国经济寻找新引擎。2018年年初,作为雷诺最大股东的法国政府支持戈恩连任雷诺公司CEO,作为交换条件,戈恩要促成雷诺、日产的合并。消息传到日本,戈恩立即从“日产救世主”变为“日本汽车业的入侵者”,反对戈恩的合并计划在日产内部被上升到“保卫日本汽车业”的高度。

  2018年4月,戈恩宣布计划调整日产与雷诺的资本关系,全面整合两家公司的业务。此举引发日产高管反击,日本政府力量甚至介入,很快戈恩就尝到了苦果。

  2018年11月19日傍晚,雷诺董事长兼CEO、日产汽车会长戈恩因涉嫌过少申报自身报酬,以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中的虚伪记载有价证券报告书为由,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以自愿同行方式带走,与“卡洛斯戈恩”一同被捕的还有日产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

  消息爆出后,日产汽车很快发布了声明,陈列了戈恩的各项罪状。不仅如此,当天晚上10点,日产汽车在总部横滨召开发布会,确认这一消息的真实性,并对外界表示“深深的歉意”。

  “不只是遗憾,我还感到强烈的沮丧、挫败、绝望、愤怒和怨恨。”日产CEO西川广人在现场表示,这场格外及时的发布会,有点像针对自家董事长的“批斗大会”。

  北京时间1月8日晚上9点,卡洛斯戈恩在黎巴嫩记者俱乐部发布会上滔滔不绝,丝毫未见疲惫感。

  “自我被残忍地被捕以来已经400多天了”,戈恩说道,“我和我的家庭、朋友和社会圈完全断开。这给我的家人、朋友带来了伤害,自2018年11月以来,这是我首次获得自由,这些感慨很难言语。”

  “这是一项有组织的阴谋,”戈恩表示,“是谁组织这场阴谋?有日产董事会成员,有日本政府的人。参与的人很多,包括东京地方检察官,包括几家律师事务所,AMW, 他们是日本法院为我指定的。”不过,戈恩称,因为不希望给黎巴嫩政府带来麻烦,所以不会透露日本政府的人。

  戈恩的英文自述进行了一个小时。在大概22点10分结束时,戈恩情绪难掩激动。

  在戈恩的表述中,他原本以为在2020年就可以完结这些案件的审判,然而他发现在日本的软禁似乎遥遥无期。检方推迟审判,再加上自己被禁止与妻子交流,使得自己失去了盼头,同时也害怕一辈子无法见到自己深爱的新婚妻子,所以促成了自己离开日本。

  “我认为我做了正确的决定,有些决定是不得不做的,”在戈恩看来,逃离日本是别无选择。

  除了为自己的自辩,戈恩还在发布会上提到了许多过往,由此来解释为什么他会被日产背叛。

  弃保潜逃的戈恩日前表示将在黎巴嫩长期居住。不过,前提是他不会被引渡回日本。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戈恩被引渡回日本的可能性不大。首先,日本和黎巴嫩、法国并未签订双边引渡条约;其次,黎巴嫩和法国政府态度明确,表示愿意保护戈恩。

  日前,国际刑警组织日本办公室已向黎巴嫩政府发出了关于戈恩的红色通缉令。当地时间9日,黎巴嫩政府在对戈恩进行传讯后,决定对其发出旅行禁令。黎巴嫩检方允许戈恩在黎巴嫩居住,但禁止其离境。

  而戈恩所打造的巨无霸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也陷入前所未有的被动处境。此前,2015年,还没有三菱加入的雷诺-日产联盟通过协同效应节省开支达43亿欧元,较2014年同比上升13%,提前一年完成了该联盟提出的既定目标。目标的达成主要归功于采购、工程设计和制造三大领域协同效应的突出表现。2017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发布“Alliance 2022”规划,计划到2022年,该联盟将实现销量突破1400万辆,营业收入增至2400亿美元,协同效应节省成本翻倍至100亿欧元的目标。

  在戈恩被逮捕以后,日产汽车在2019年3月发布一份声明,表示“三角联盟”不会解散,并表示三方同意在目前联盟的架构基础上,形成“全新”的联盟合作模式。

  虽然日产方面曾发布声明称不会解散联盟,但作为连接三家企业的最主要一环戈恩退出,很难寻找一个能够被三方所同时接受的掌门人,因此联盟即便是继续存续,影响力也将大幅度下降,许多戈恩推出的联盟涉及全球的融合政策,也将被缩小或取消,三家公司的独立经营的发声权将进一步扩大。

  韩国汽车产业协会运营委员长金泰年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戈恩旗下的“三角联盟”,不仅是影响到了日本,也影响到了包括中国、韩国在内的全球汽车行业格局。三角联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实验,戈恩推行的是涵盖三家公司在全球架构的机制,虽然是一个联盟,但同时保持三家公司的各自经营,联盟基本依赖于戈恩来掌舵。此外,东亚和西方文化有所差异,也成为影响架构稳定性的重要原因。

  经历戈恩事件之后,三角联盟间的信任已降至冰点。或正如戈恩所说,现在联盟已经瓦解。